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谁有金沙备用网址 > “歼8之父”顾诵芬和“核能驾驭者”王大中同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歼8之父”顾诵芬和“核能驾驭者”王大中同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html模版“歼8之父”顾诵芬和“核能驾驭者”王大中同获国家最高科技奖

极目新闻记者 张扬

11月3日上午,新华社发布消息,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顾诵芬院士和清华大学王大中院士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共评选出264个项目、10名科技专家和1个国际组织。其中,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人;国家自然科学奖46项:一等奖2项,尊龙首选AG发财网强,二等奖44项;国家技术发明奖61项:一等奖3项,二等奖58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157项:特等奖2项,一等奖18项,二等奖137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8名外籍专家、1个国际组织。

“歼8之父”顾诵芬,我国航空界唯一的两院院士

顾诵芬,提起这个名字,大家或许有些陌生,但是说起“歼8之父”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歼8之父”顾诵芬

根据官方资料介绍,顾诵芬是江苏苏州人,1930年2月出生,1951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1994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是我国著名飞机设计大师、飞机空气动力设计奠基人、航空战略科学家。现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科技委高级顾问、中国航空研究院名誉院长。

顾诵芬建立了新中国飞机空气动力学设计体系,开创了我国自主研制歼击机的先河,持续开展航空战略研究,为我国航空科技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他直接组织、领导和参与了低、中、高三代飞机中的多种飞机气动布局和全机的设计。为歼8系列飞机的诞生奠定了坚实基础和作出了重大贡献,被外界誉为“歼8之父”。

顾诵芬与飞机的缘分,开始于他的少年时代。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当时的日本飞机轰炸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本飞机的轰炸,让顾诵芬的内心燃烧起航空救国梦。他回忆说:“日本飞机排得很整齐往西边去,紧接着就是炸弹响。所以这个印象很深刻,没有航空的话,你将来还得受人欺负。”

因为当初歼-8总设计师黄志千在执行出国任务时因飞机失事遇难,顾诵芬临危受命,和同事们接过了总设计师的重担。在研发过程中,从来没有接受过飞行训练、已年过半百的顾诵芬决定,乘歼教-6飞机上天,直接跟在试验飞机后面观察试飞状况。航空工业沈阳所型号总设计师赵霞说:“顾老爷子当时真的是拿命在那儿干这个事业。”

如今,已经91岁高龄的顾诵芬依然忙碌,他每天坚持到办公室上班,他希望年轻一代航空人能为祖国的航空事业作出贡献。他说:“很惭愧,没有做很多事。我也希望年轻的同志,按照习主席的要求,奋发图强,为我们国家的国防建设和航空工业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驾驭核能??建造世界先进的核供热堆

本次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王大中说过:“科研工作是一项崇高的事业,值得一辈子去追求和奋斗,但是科研如登山,过程往往充满着困难、挫折和风险,我个人体会,克服这种困难需要有悟性,勇气和韧性。”

王大中

根据官方资料介绍,王大中,男,1935年2月出生,河北昌黎人,195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199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1994年任清华大学校长。

王大中是国际核能领域的著名学者、战略科学家,致力于发展具有固有安全特性的先进核能系统。他带领产学研联合团队实现了我国高温气冷堆技术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整体发展过程,为我国在先进核能领域逐步走向世界前沿奠定了重要技术基础。

20世纪60年代,他参与领导了中国自建屏蔽实验反应堆的设计、建造和运行。70年代中以来,他主持领导了高温气冷堆的研究发展工作,提出了一种模块式高温气冷堆的新概念,获德、美、日等国发明专利。80年代,他开创了中国核能供热研究新领域,主持研究、设计、建造、运行成功世界上第一座5兆壳式核供热堆,并领导了利用核供热堆进行热电联供、空调制冷及海水淡化等研究。

他的科学求索之路与国家的核能事业紧密交织在一起,一干就是60年。几十年专注核能发展,王大中院士以卓越的远见和坚持不懈的奋斗,书写着中国科学家的理想和情怀。

从500万到800万,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奖金上调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是中国五个国家科学技术奖中最高等级的奖项,授予在当代科学技术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学技术发展中有卓越建树、在科学技术创新、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和高技术产业化中创造巨大经济效益或者社会效益的科学技术工作者。

2000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设立。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每年评选一次,每次授予不超过两名,由国家主席亲自签署、颁发荣誉证书、奖章和奖金。

设立之初,获奖者的奖金额为每人500万元,450万元由获奖者自主选题,用做科研经费,50万元属获奖者个人所属。

2019年1月8日,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奖金标准进行了调整。奖金额度由每人500万元调整为每人800万元,而且全部由获奖者个人支配。

第一届奖项得主有袁隆平,有两届出现空缺

2000年第一届该奖项得主除了世界著名数学家吴文俊外,就是我们非常熟悉和敬仰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部分获得者

截至2021年11月,共有35位杰出科学工作者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其中包括袁隆平在内的17人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从获奖者的专业来看,从物理、数学、化学,到医学、气象学、航天、核能等,该奖项覆盖了各个领域。

另外,2004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第一次出现空缺,2015年第二次出现空缺。

湖北主持项目获奖数量位列全国前五

据湖北省科技厅介绍,除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外,2020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湖北共有24个项目(通用)获得奖励,其中主持完成的项目9个,主持项目获奖数量位列全国前五。

湖北主持项目共获得一等奖2项,分别为:

由武汉大学李德仁院士团队主持完成的“天空地遥感数据高精度智能处理关键技术及应用”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由华中科技大学刘胜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高密度高可靠电子封装关键技术及成套工艺”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二等奖7项,分别为:

由华中科技大学金海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面向多租户资源竞争的云计算基础理论与核心方法”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由华中科技大学刘伟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耗散最小化多场协同对流传热强化理论和方法”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由武汉大学何光存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水稻抗褐飞虱基因的发掘与利用”获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由湖北省农业科学院游艾青研究员团队主持完成的“长江中游优质中籼稻新品种培育与应用”,

武汉大学刘泉声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深部复合地层隧(巷)道TBM安全高效掘进控制关键技术”、

武汉理工大学胡曙光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深水大断面盾构隧道结构/功能材料制备与工程应用成套技术”,

武汉大学闫利教授团队主持完成的“厘米级型谱化移动测量装备关键技术及规模化工程应用”

均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综合自央视新闻客户端、新华社客户端、中国科学院官网、中国新闻网、湖北日报)

相关的主题文章: